党史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故事

高邮战役:中国抗日战争最后一役

发布日期:2021-03-03 10:31:53  点击:46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同盟国举行日本投降签字仪式,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最后胜利。9月3日被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这之后中日还爆发了一战,这就是高邮战役,它是中国抗日战争最后一役。

  日伪军拒绝投降,妄图负隅顽抗

  日本宣布向同盟国无条件投降后,驻华中地区的侵华日军大多处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的包围之中,本应就近向新四军缴械投降。但是,国民党当局想独占抗战胜利果实,并为发动内战作准备。蒋介石一方面命令国民党军“积极推进”“勿稍松懈”,一方面命令日伪军“维持地方治安”,不准向八路军、新四军投降。当时新四军收复了华中敌占区的大片土地,处于解放区军民包围之中的高邮日伪军不但拒不缴械投降,反而将原驻扬州日军也调至高邮继续固守,妄图负隅顽抗。在这种形势下,为保卫人民抗战胜利成果,新四军连续发起消灭拒降日伪军的作战,先后解放了淮阴、淮安、盐城,高邮成了华中腹地最后一个日伪军拒绝投降的城市。

  此时,高邮城内驻有日军独立混成第90旅团两个大队和1个炮兵中队共1100余人,还有伪第二方面军第四十二师及伪县保安大队、警察大队5000余人。高邮以南的邵伯驻有日军、伪军,高邮邵伯之间的车逻坝也驻有伪军。12月上旬,国民党第二十五军进占扬州后,命令高邮日伪军不得擅自弃城,企图利用高邮的日伪军配合徐州的国民党军向华中解放区进犯。有国民党撑腰后,日伪军非常骄横,对新四军送去的要其投降的通牒置之不理,还扬言“北攻宝应,收复失地”。

  粟裕三次建议,并靠前指挥高邮战役

  蒋介石积极调兵遣将,企图利用日伪军固守高邮,以此为跳板进犯我华中解放区。面对此情,时任华中军区副司令员兼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先后三次向中央军委和新四军军部建议进行高邮战役。第一次建议发出后,中央军委复电同意,华中军区和华中野战军进行了周密部署并投入了紧张的战前准备。第二次建议认为,日伪军拒不缴械投降,我军攻城歼敌,师出有名;在兵力部署上,集中第7、第8纵队先打高邮和邵伯。第二次建议又获新四军军部批准。弓已在手,箭已上弦,然情况突变,华中主力奉命北调,返津浦路方向开展破击战。粟裕手持电令心急如焚,第三次起草长达千言的电报,据实陈述,详析利弊,再次建议先组织高邮战役。军部收到粟电后,终于接受了粟裕的建议并组织实施。

  战役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收复邵伯,肃清高邮外围并围困高邮;第二阶段,总攻高邮,坚决打援并全歼守敌。1945年12月19日夜,新四军各参战部队和地方武装在南北40公里、东西20公里的战场上向日伪军同时发起进攻。战斗中,粟裕一直坐镇前线指挥所,当我军突进邵伯街,消灭了伪军,把日军压缩在镇北据点内时,他随即带领参谋人员进入邵伯街直接指挥,集中兵力、火力,从北、东、西三面进攻。日军支撑不住,拼命向南突围,进入我预伏的堵截范围,很快被我军歼灭。扬泰线外围战斗共拔除日伪据点16处,歼灭日军100多人,伪军4000余人,切断了出援之敌的通道。

  邵伯战斗结束后,粟裕星夜赶往高邮,听取高邮外围作战和8纵下一步攻城准备情况汇报。22日凌晨,粟裕又与8纵司令员陶勇来到高邮城外东北角村子,视察地形并作详细部署。日军城防城高垣厚,碉堡林立,工事坚固,河道纵横,易守难攻。城东门外地势平坦,城门内是日军司令部驻地,是日军兵力、火力部署的重点所在。粟裕主张釆用声东击西战法,即在城东造成强攻声势,吸引和牵制日军主力,以便我军从城西北方向和南门方向攻击入城,出奇制胜。为减少攻城伤亡,粟裕提出可利用夜晚将交通壕挖近城墙,同时以草袋、麻袋装土,在距城墙数十米、百把米外,将低胸墙工事一律堆成与城墙同高,甚至高过城墙的半月形堡垒,架上机枪,以强大的火力压制城墙上的敌人。他对各个方向的火力配置和作战方式都作出具体安排,8纵据此对总攻部署作了进一步调整。高邮城外围打下来以后,我军随即展开了强大的政治攻势,瓦解敌军军心。

  严令投降,俘虏日军最多的一次战役

  12月25日夜,天黑雨密,根据粟裕司令员下达的命令,新四军第8纵队和高邮独立团向高邮城发起了总攻,26日凌晨攻入日军司令部并迫使其投降。第8纵队政治部主任韩念龙在全副武装的警卫排护卫下,威严地进入日军司令部,以新四军代表身份命令日军独立混成第90旅团的岩崎大佐传令各部,立即解除武装,交出武器,无条件向新四军投降。对方提出为了到南京去的路上安全,将轻武器带走。我方严词拒绝了他们的条件,表示会按优待俘虏条件妥善处理。岩崎大佐眼看大势已去,败局已定,不得不解下身上的指挥刀放在桌上以示投降,随即举行投降仪式。

  新四军接受日军投降规模最大的一次受降仪式在高邮城内的“洪部”大厅举行,岩崎大佐双手捧着日军花名册和军需、军械登记册郑重地交给了新四军代表韩念龙,然后退在一边,垂下脑袋。接着岩崎大佐又遵照韩念龙的命令,让日军传令兵叫来一大帮日军军官,岩崎大佐对他们一一命令了一番。韩念龙向参加受降仪式的日军军官宣布:一是投降的日军官兵,各回原处待命。为了安全,活动限于院内,不得外出。二是战死的日军官兵,可按日本国的习俗予以火化,骨灰收好,以备带回本土。三是受伤的日军官兵,将由我方医务人员协同日军医务人员予以救治。在受降的整个过程中,粟裕乘着夜色轻装简从来到“洪部”,不声不响地挤在我方人员中。他个子不高,穿一件普通军装,谁也没有注意身着士兵服装的他一直挤在我方人员中观看了受降全过程。受降仪式结束后,他才悄悄离开大厅,走出大院,回到野战军司令部。

  沦陷6年之久的高邮城宣告解放,回到了人民的手中。高邮战役俘虏日军892人,是抗日战争以来新四军、八路军俘虏日军最多的一次战役。高邮战役的胜利打破了国民党军沿运河北上分割华中的企图,使苏中、苏北、淮南、淮北等解放区连成一片,形成一个完整的华中解放区。高邮战役是新四军对日本侵略者的最后一战,也成为中国军队对日寇的最后一战。